【得獎】

2017  「106年全國美術展」,入選,國立臺灣美術館,臺中市,臺灣。

2016   「國立台灣美術館青年購藏計畫」,作品典藏,國立臺灣美術館,臺中市,臺灣。

2016 「2016臺南新藝獎」,首獎,飛魚記憶美術館,臺南市,臺灣。

2015 「第三屆李建中多元技法創作獎」,優選,黎畫廊,臺北市,臺灣。

2015  「黎畫廊第五屆壹計畫貳部曲」,入選,黎畫廊,臺北市,臺灣。

2014 「黎畫廊第五屆壹計畫首部曲」,入選,黎畫廊,臺北市,臺灣。

2012 「台灣工藝競賽-創新設計組」,入選,新光三越,臺北市,臺灣。

2010 「第九屆彩墨新人賞」,入選,臺中市文化中心,臺中市,臺灣。

2009 「全國大專院校數位彩墨大賽」,第三名,台南科技大學,臺南市,臺灣。

2008 「國立嘉義大學校園建築體水彩寫生比賽」,特優,國立嘉義大學,嘉義市,臺灣。

【國內外收藏紀錄】

2016

「城市日常系列-4」,私人收藏,台北市,臺灣。

「城市日常系列-5」,私人收藏,台北市,臺灣。

「城市缺口-沉」,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,臺中市,臺灣。

「城市消融-2」,臺南市美術館典藏,臺南市,臺灣。

「城市粒子系列-3」,臺南市美術館典藏,臺南市,臺灣。

「框-網」,私人收藏,科隆,德國。

「城市片段系列-2」,私人收藏,新北市,臺灣。

「城市片段系列-3」,私人收藏,新北市,臺灣。

「城市缺口-紛」,私人收藏,嘉義市,臺灣。

「框-網」,私人收藏,嘉義市,臺灣。

「城市缺口-絮」,私人收藏,嘉義市,臺灣。

「城市缺口-謐」,私人收藏,嘉義市,臺灣。

「城市消融-1」,私人收藏,臺南市,臺灣。

「城市粒子系列-4」,私人收藏,臺南市,臺灣。

2015

「城市片段系列-1」,私人收藏,臺北市,臺灣。

2014

「城市缺口-靜」,私人收藏,臺北市,臺灣。

「城市缺口-擾」,私人收藏,臺北市,臺灣。

「城市缺口-訊」,私人收藏,臺北市,臺灣。

「城市缺口-剝」,私人收藏,臺北市,臺灣。

「城市缺口-平」,私人收藏,臺北市,臺灣。

「城市缺口-載」,私人收藏,臺北市,臺灣。

「框-酷暑」,私人收藏,新北市,臺灣。

「框-錯視」,私人收藏,新北市,臺灣。

    台灣原住民排灣族,出生在台灣屏東三地門鄉的達瓦蘭部落。

    伊誕的藝術創作多元,舉凡文學、圖案設計、繪畫、版印雕刻、裝置藝術、影像紀錄等。90年代的台灣原住民還我土地與還我姓氏的原運期間,是伊誕藝術創作的啟蒙時期,他以象徵族人精神圖騰的百合花,創作當時的海報及原運T恤,希望創造原住民族自我認同的救贖與復活的象徵圖像。

    伊誕也是拍攝紀錄片的導演,〈那位手背上有刺繡的人〉、〈在那山說故事的手〉、〈傳唱愛戀的兄弟〉、〈山上的風很香〉、〈山部落海部落〉等紀錄片都是伊誕嘗試以文學詩意的觀點,創造原住民族的另一種影像美學。

    在視覺藝術的創作上,伊誕善以精細與用色大膽的表達作品的文學視野及當代性。定名為《紋砌刻畫》的創作形式,是其在視覺藝術上新的表現風格,曾在國立台灣美術館、台北市立美術館、國父紀念館,高雄市立美術館、屏東美術館等展覽,也曾在法國、香港、關島、中國、新加坡等國外藝術空間展出。他將原藏於土地、山林和萬物的永續「紋」路,及石板屋反覆疊「砌」的文明質感,以雕刻刀「刻」出紋理線條,最後「畫」上季節變化的色彩,使作品與原始的古老智慧相遇,也與基督教的生態神學對話,尋找內心的和諧與重生的美藝思維。

 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 

伊誕˙巴瓦瓦隆的《紋砌刻畫》藝術

    排灣部落有種古傳的書寫方式叫ve-ne-cik,有寫字、刺繡、雕刻之意。女子刺繡(ve-ne-cik)在衣服或頭飾上,男子雕刻(ve-ne-cik)在木器與石板上,大都與生活飾物和器具有關,成為展現生活美學與心靈交流的媒介。ve-ne-cik的字根是vecik,指眼睛在衣飾、住屋、器具或大地上看到的線條、圖紋等視覺藝術。

    2009年莫拉克颱風之後,伊誕認為受災的原住民部落必須創造「現代書寫」形式來重建族人的生活美學,因而創造出《紋砌刻畫》這種視覺藝術表現風格,他將原藏於土地、山林和萬物的永續「紋」路,及石板屋反覆疊「砌」的文明質感,以雕刻刀「刻」出紋理線條,最後「畫」上季節變化的色彩。透過「紋」路疊「砌」雕「刻」「畫」色的創作理念與過程,開啟與延伸族人的美藝概念,也藉新的創造風格注入災後重建的力量和夢想。

   期待《紋砌刻畫》的創作風格不只呈現出新的視覺藝術形式,更引領人們學習聽聞大地的風聲及呼吸聲,學習領悟vecik(文字、圖紋)在生命中的意涵和美學。

 

獲獎經歷

2016  | 高師大系展-百分之百原味,水墨類首獎, (116藝術中心)

2016  | 高師大系展-百分之百原味,素描類首獎, (116藝術中心)

2015  | 高師大系展-息,夢思,立體類特別獎, (美學角落)

2015  | 高師大系展-息,夢思,立體類入選, (美學角落)

2014  | 高師大系展-the moment ,立體類入選, (116藝術中心)

2013  | 高師大系展-into the wind ,水墨類入選, (116藝術中心)

「動物」是在創作歷程中不變的方向,作品探討「凝視動物」,著重動物本身帶給創作者的情感,體認生存在同一土地上的存在感、動物所帶給人類生命的省思等。人類在觀看動物時,體會自身的生存環境,如同前往動物園觀覽人造牢籠中的一隻隻動物,除了兒時對於從未看過動物時的驚奇,卻也感受到動物本身的憂鬱。將觀覽動物園的行為,比擬為觀眾欣賞作品一般,一件一件的觀看著被設定好活動範圍的動物們,動物們失去原有的能力,被制約生活在畫面內,更失去動物原有的野性與凝視獵物的能力。

不論人類是因為什麼原因而需要動物,無法否認的是,人類總有觀看動物的慾望,為了證實眼前動物和自己認知的印象是否有所差別;同時也是處在這工業化時代裡的人們,在城市中找尋某種心靈上的慰藉;又或者對於人性失望,轉頭面向動物的懷抱來自省,現今生活在水泥叢林中的都市居民們,觀看動物,也成為對大自然眷戀的情感出口。如同創作者面對動物的主題時,創作出一個個動物存在的空間、畫面,就像是不斷自我辯證的過程,描繪動物本身存在的力量,感受同處在這塊土地上熟悉的情感,藉而體認了自身的存在。

「箔」、「白」成為作品的背景,被簡化成了一種象徵性的表現。利用作品中的「箔空間」,成為畫作裡動物們存在的場景,亦是將「箔空間」,象徵為動物存在的場域,如河水、海洋、陸地、山石以及圍欄般的框籠等等,金屬光澤的「箔」更能傳達畫面中的人造的介入感。而「白」相對於箔空間的金屬實體感,白色的空間則較為虛無,也象徵「外面的世界」,畫面以兩種空間做虛實之間的呼應與對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