戴宏霖的官能世界:死體橫陳愛慾橫流
0000-00-00

文/劇場工作者 沈婉婷

 戴宏霖確實是那種屬於初識時,會令女性忍不住要將胡椒噴霧抓進口袋的

男子。若非熟悉他包裹於層層皮相內裏的為人,時常得要在觥籌交錯昏暗迷濛的宴席間被驚嚇幾回,我們都明白許多符號的本能暗示是跨越文化隔閡,直接聯繫至人類的長久演化記憶,毛髮濃密、粗壯手臂或虎背熊腰,圍在搖曳火堆旁的瘦小人類祖先恐懼的記憶裡,想到了隻手便能砸碎頭骨、噬吮腦髓的凶獸,他倒也是兩獸抓著鏡頭,蟄伏於鶯聲燕語之間,獵取著那些反射著聚光燈的大腿手臂、胸脯臀部,輕啟微張粉色的唇齒,露出一排被尼古丁或奧施康丁侵蝕透明的牙床。我們一邊嘻笑著說,戴宏霖,你真的是變態,一邊指稱他身形披露著那些容易遭致誤解的符號,他則不改往常紳士風度正色說道:相由心生。

 

    人類幽微細致的變態心理有著最敏銳的神經元,在人世間捕風捉影只為尋求短暫的刺激,戴宏霖似乎又在一切快速流逝的動態中,把變態心理製造出的麻痺毒物提純了,無論是最初的靜物系列,或是錄像裝置,他十分擅長捕捉所有光影流轉一瞬最生鮮活辣的片刻,從恍惚微笑的女體、詭譎突兀的空間陳設、或種種矛盾的並置中,提取純粹官能的刺激。

 

    性與恐懼如此精準的刺激著我們的感官,必然能使血脈賁張的符號、或是必然能激起人躁動情緒的物件,他用彷彿變態天生即有的敏銳神經,絲毫不差的陳列在我們面前。若是僅止於此那麼便不足為談。每每當我直視這些圖像同時,滿心焦躁亟欲別開視線,確是在表象活色生香愛慾橫流之處,隱藏著令人不安的元素,辣眼睛、刺痛感官,他要在你逐漸昂揚挺立的情緒及近高峰時刻猝不及防的死命啃咬,直到痛楚疲軟。無所不在的死物在瞪視著你,於是你明白此時正忘我自瀆的對象,不過是事物逐漸發臭腐爛的死體。他讓葛飾北齋筆下火辣的生殖力強盛的蛸與海女圖,轉譯成為女體以章魚蒼白死屍搓洗自身情慾的不祥畫面,或是他令信仰僵化的系統呈現在墮落的神前,神性又或是說人類的靈性,可笑的囚困於麻木的身體裡,被動接受無止境的刺激。

 

    在戴宏霖的作品中,無所不在的死體橫呈在愛慾流轉之間,正是回應了作者對於當代社會文化焦慮的寫照,後全景敞視監獄時代,隱形的監視者更加無所不在,而我們只剩被動地追求短暫的歡愉,對於深刻入骨的事物感到不適與恐懼,喜愛訕笑而鮮少哭泣,群聚在一面面螢幕背後獨自坐著,跟從集體出神的狂喜儀式的節奏,輕輕搖晃身體。這次的作品共同構築出一幅畫面,我彷彿見到在現代的隱喻空間中,我們四肢疲軟麻痺如同神一般的跌坐著,吸吮著乾燥的情慾,阻卻了潮濕、原始、獸性的生之躁動,拒斥著所有真實的令我們恐懼的交流,多在安全線之後,既不願意受傷,也不再擁有任何感知的,從死物之中榨取著官能性的享受,掙扎續命。

相關照片